急速懂 - 一站式生活百科知识平台权威百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文化 > 正文

文化

醉花阴李清照原文(醉花阴原文翻译及注释)

可樂泡飯2023-02-08 14:23:01文化43


醉花阴

宋·李清照

薄雾浓云愁永昼,瑞脑消金兽。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厨,半夜凉初透。

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

(文末有白话翻译)


【赏析】

醉花阴李清照原文(醉花阴原文翻译及注释)

唐代客居他乡的王维在重阳节留下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的千古绝唱,而数百年后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则以居人身份,怀念远游他乡的丈夫赵明诚,写下这首《醉花阴》。全词虽只字未提念远怀人,但处处透露出一种离索寂寞、凄凉惆怅的气氛,从词境中走出一位因思念丈夫而憔悴瘦损的女子。我们仿佛能听到她的的长吁短叹,感受到她的哀愁。

重阳,正是天高云淡的金秋季节,但此词起句即谓:“薄雾浓云愁永昼。”逢佳节而偏偏碰上如此天气,平添许多愁绪。但此处更是为情设景,词人的愁绪是如此广袤深远,如同无法驱散的云雾,弥漫在整个空间,终日不得排遣。“瑞脑消金兽”,是时间的推移,亦是愁绪的深化。瑞脑香在兽形香炉里焚烧殆尽,时间缓慢地推移。词人守着香炉,捱着时光,心无宁绪,魂不守舍。轻灵飘缈的炉烟袅袅上升,会给词人带来如何的想象或幻觉呢? 面对缕缕不绝的青烟,她的思想静止而凝固了,空茫茫一片虚清。

李清照与赵明诚婚后情深意笃,但明诚长期宦游他乡,在这些离别的日子里,以及在明诚亡故后清照独自滞留南方的岁月里,孤独与哀愁始终萦绕在她的心头,她只能守着香炉捱时光,所以在她的词中常常写到香炉青烟,如《孤雁儿》“沈香断续玉炉寒”,《鹧鸪天》“梦断偏宜瑞脑香”,《浣溪沙》“玉炉沉水袅残烟”,《凤凰台上忆吹箫》“香冷金猊”,不胜枚举。

由于起两句所造成的特定氛围,“佳节又重阳”句所透露的就毫无喜逢佳节的欢快,而是隐约的恼恨,恨佳节又临,更不堪其苦。“玉枕纱厨”,明写床上陈设之华美,暗衬人之孤独凄凉。“半夜凉初透”,是天气之凉,更是心境之凉,人之深夜不寐亦暗含其中。

上片,时间上从白昼写到深夜,心境由愁如云雾写到凉透,层层跌落,愈转愈深,凄凉之极。下片似乎另辟词境,时间上亦转回去写黄昏时分,但实际上与上片意脉连贯,藕断丝连。

“东篱把酒黄昏后”,逢佳节,即使是孤独之人,亦免不了要虚应故事,饮酒赏菊。“有暗香盈袖”,写淡雅的菊花香气充溢衣袖,体物极细腻,在孤独清冷中,人的感觉往往会变得更为敏感。若是热闹场面,若是欢快心情,是颇难体会到的。此句又化用《古诗十九首》“馨香盈怀袖,路远莫致之”句意。暗含对远游在外的丈夫的不尽思念。

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菊花(黄花)的花瓣细长而纤弱,黄昏中在萧瑟西风中摇曳飘零,惹人怜爱。词人由此观照到自身,自己因思念丈夫而憔悴瘦损,比菊花更甚。此景此情,怎不令人消魂?词人不直接写别情,写相思,而是写西风,写黄花,将人与花作比,蕴藉含蓄、余韵隽永。秦观《如梦令》有“人与绿杨共瘦”句,程垓《摊破江城子》有“人瘦也,比梅花,瘦几分”句,将人瘦与花瘦比照而写虽非清照独创,但此词结句的意境似乎较前人更胜一筹。

《嫏嬛记》载:“易安以重阳《醉花阴》词函赵明诚。明诚叹赏,自愧弗逮,务欲胜之。一切谢客,忘食忘寝者三日夜,得五十阕,杂易安作以示友陆德夫。德夫玩之再三,曰:‘只三句绝佳。’明诚诘之,答曰:‘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’正易安作也。”这段记载虽然未必完全真实。但这首《醉花阴》确实是他人难以超越的词作精品


【白话】

薄雾弥漫,云层浓密,日子过得愁烦,龙脑香在金兽香炉中缭袅。又到了重阳佳节,卧在玉枕纱帐中,半夜的凉气刚将全身浸透。在东篱边饮酒直到黄昏以后,淡淡的黄菊清香溢满双袖。莫要说清秋不让人伤神,西风卷起珠帘,帘内的人儿比那黄花更加消瘦。